流行病学专家:鱼类感染病毒可能性低,携带病毒或来自外环境

流行病学专家:鱼类感染病毒可能性低,携带病毒或来自外环境

6月11日、12日,两天之内新增7例本地病例;6月13日,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采集的样本中,45人咽拭子核酸检测阳性。一夜之间,北京市的新冠肺炎疫情似乎出现了明显的反弹,新发地成了这次疫情反弹的源头之地。病毒到底从哪里来?会不会真的来自海鲜产品?北京市的疫情防控措施是否需要作出调整?如何作出调整?为此,本报记者专访了流行病学专家、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原院长姜庆五教授。

追查病毒来源十分重要,或影响未来防控策略

“55天没有本地病例,突然出现了一个聚集性的小范围暴发,病毒到底从哪里来?”姜庆五表示,他更倾向于相信,此次疫情反弹的病毒来自北京市以外的地区。

在6月13日北京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庞星火介绍,经流行病学调查,近日连续发现的多例本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均有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活动史,通过采集确诊病例相关的外环境标本,有核酸检测阳性报告。“经初步判断这些病例可能接触了市场中污染的环境、或接触到了被感染的人员而传染发病,后续不排除出现续发病例的可能。”庞星火说,病例有关溯源工作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新发地市场的产品交易规模,不仅在北京市,在全国农副产品批发市场中也名列前茅。其官方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市场占地1500多亩,总建筑面积21万平方米,管理人员1700多名。

“病毒的源头是不是来自新发地,现在还不能下结论,但是农产品批发市场很容易造成疫情的集中暴发,这一点是肯定的。”姜庆五表示,农产品批发市场每天都有大量人员进进出出,只要有一个人携带并传播病毒,未在防控措之下被发现而进入市场,就可能会造成疫情的快速扩散。

由于在切割三文鱼的案板等外环境中,出现了核酸检测阳性样本,一时间,有网友将对病毒来源的猜测指向了海鲜,甚至明确指向了进口海鲜。

有病毒学家指出,新冠病毒属于冠状病毒科,β冠状病毒属,而β冠状病毒只会感染哺乳动物;而且新冠病毒主要作用于肺部,而绝大部分鱼类并没有肺。因此,包括三文鱼在内的海鲜产品,本身感染病毒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但这并不代表海鲜产品表面或外包装不会携带病毒,其携带的病毒同样可能来自于外环境。”姜庆五表示,如果海鲜产品在进行冰鲜包装、装卸运输的过程中,沾染了外环境中的新冠病毒,并在低温冷藏的环境下长时间存活,是有可能出现远距离传播的;“在到达目的地后的切割、分销过程中,将病毒传播至外环境甚至传染给人,也不是没有可能”。

姜庆五强调,做出这样的结论,需要科学家在追查病毒来源方面做大量的工作。“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方向,如果上述推测成为现实,就留给我们一个巨大的再思考空间,对我们今后制定具体防控措施具有重大意义。”姜庆五说,目前全球在疫情防控方面采取的措施,主要基于对人员流动的关注,如果冰鲜水产等农副产品同样会携带并传播病毒,同样值得高度警惕。

6月12日下午,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要求在全市进行食品安全大检查,重点品种是生鲜、冷冻猪肉、牛肉、羊肉、鸡鸭肉等畜禽肉类,水产品及制品等。

“追踪病毒来源是一个很复杂的科学问题,相信政府部门和科学家们已经在行动了,公众要给予科学一定的时间和耐心。”姜庆五说,对北京新发病例感染病毒的毒株进行基因测序,并与此前毒株进行对比,是确定病毒来源的一项关键工作。

公众暂不必恐慌,大范围过度反应没有必要

根据北京市6月13日新闻发布会的信息,在新发地采集的517件样品中,有45人咽拭子阳性,阳性样本的占比达8.7%。姜庆五表示,面对如此高的阳性率,各方面都应该基于足够的警惕。

目前,新发地市场已在近日凌晨紧急关闭,相关部门正在调查市场相关人员及外部环境污染现状,评估感染风险,全面进行卫生整治和环境消杀。北京市、区两级疾控中心围绕确诊病例的活动轨迹,扩大调查范围,做好病例追踪溯源,已摸排丰台区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139人,全部实施集中隔离。

在新发地市场周边区域管控方面,丰台区已对市场周边11个小区实施封闭管理措施,落实24小时专人值守。规范各级医疗机构诊疗流程,落实院感防控措施。市场周边3所小学、6所幼儿园已返校的班级立即停课,未返校的班级暂缓复课。

在网络上,“北京封城”“全民核酸检测”的声音已经出现。对此,姜庆五表示,从目前已知的信息看,此次北京疫情反弹,主要集中在新发地市场周围,“在一定区域范围内采取更为严格的防控措施是有必要的,在更大范围内作出过度反应没有必要。公众也没有必要感到恐慌,毕竟我们在疫情防控、患者救治等方面都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11日发现第一例,12日发现6例,13日就有了更多的发现、采取了更进一步的防控措施,北京市社会各方的反应速度不可谓不快。”姜庆五表示,及时小范围的疫情集中暴发,北京市的快速反应为将疫情影响控制在最小,赢得了宝贵的时间。“目前,应抓紧摸清其他核酸检测阳性者的具体情况,包括居住地址、活动轨迹等,才能有针对性地部署下一步的疫情防控措施”。

姜庆五特别强调,在全球范围内,疫情并没有缓解的迹象,再这样的全球环境下,我国的疫情防控很难做到“独善其身”。全国各地都应在积极推动复工复产、发展社会经济的同时,紧紧绷起疫情防控的弦,“我们还远没有到可以停下脚歇一歇的时候”。

(原文题为《流行病学专家:冰鲜海鲜产品表面或外包装携带病毒,并非不可能》)

必须有人对疫情暴发负责?哥伦布把欧洲病毒带到美洲这事怎么说?

必须有人对疫情暴发负责?哥伦布把欧洲病毒带到美洲这事怎么说?

导读:新冠肺炎的大流行不应被归咎于特定人群。人们并不制造病毒,只是无意中传播了病毒。这样的事情历史上曾多次发生,并且还会继续发生,这绝不是我们仇恨、攻击任何群体的理由。将传播病毒的罪名强加于人,应被国际社会视为一种霸凌。只有理性、合作的态度才能实现全人类的共同利益。

500多年前,当哥伦布踏上“新大陆”的土地,与美洲土著居民“第一次亲密接触”时,没有人注意保持“社交距离”,也没有人戴上口罩,更没有人去自我隔离14天。

图片来源于网络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哥伦布和他的船员们把当时欧洲的传染病带到了美洲,而美洲土著居民由于对这些疾病没有免疫力,短时间内死亡过半。

自然之道

历史并没有因为哥伦布及其船员把死亡带到美洲大陆而指责他“恶意为之”,而只是认为这是早期全球交流进程中的一出悲剧。

时间快进到今天,一种来源不明的新型冠状病毒正导致全球数百万人感染、数十万人死亡。和500多年前的情况不同的是,一些人正在拿病毒来源问题大做文章,试图对病毒肆虐造成的破坏进行某种“清算”,让他们口中的“责任方”为其所犯下的“罪行”受到惩罚、付出代价。

然而,正如天气变化不受人控制一样,病毒的产生和传播也不受人控制。试图为疫情大流行找到一个“责任方”,就如同将坏天气归咎于某人一样。大自然自有其演化和运行之道,产生的影响多种多样。认为人类能够全面掌控大自然的想法是愚蠢的,由于某种自然现象而去指责某人的想法也是愚蠢的。

图片来源:中国日报

有人说,新冠病毒起源于蝙蝠。这么说来,它就是大自然的一部分。蝙蝠不可能“恶意”地蓄谋制造病毒,让成千上万的人感染、死亡。我们也不能因为蝙蝠携带某种病毒而去谴责它们。相反,我们应当反思人类自身的行为。

强加罪名

蝙蝠是无罪的,同样,我们也不应该把疫情大流行归罪于特定的人群。目前已经有证据证实,这种病毒不是在实验室中被人为“设计”出来的。没有人恶意制造这种病毒,人们只是无意中传播了病毒。

这样的不幸事件在世界历史上过去一直在发生,而且还将继续发生。将病毒问题“武器化”,利用疫情机会来攻击“假想敌”,对化解这场最严重的公共卫生危机毫无帮助,只会起反作用。

图片来源:中国日报

纵观世界历史,自然灾害造成了无数人的死亡。从本质上讲,新冠肺炎也是一种自然灾害,我们应该清楚地知道它究竟是什么——它是一种病毒。

我们更应该清楚地知道它不是什么——它不是仇恨、谴责、攻击或侮辱任何群体的理由。

所有国家都在遭受这一病毒的折磨,所有国家也都希望疫情尽早结束。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在寻找治疗方法和对抗病毒的影响上,而不是进行卑鄙的相互攻讦。疫情当前,我们所有人都是受害者,而试图将传播病毒的罪名强加于人,只会给受害者带来二次伤害。

图片来源:中国日报

携手共进

责编:俞镜淇

世卫组织:新冠病毒来自自然界 多项针对传播动物的研究正在进行

世卫组织:新冠病毒来自自然界 多项针对传播动物的研究正在进行

△世卫组织食品安全与人畜共患病专家彼得·恩巴雷克

当地时间5月8日,世卫组织食品安全与人畜共患病专家彼得·恩巴雷克表示,新冠肺炎病毒及所属的冠状病毒族群来源于自然界的蝙蝠,偶尔通过其他不同种类动物传播到人类,适应人体后导致疾病发生,此类传播都是源自与动物的密切接触。

彼得·恩巴雷克指出,由于新冠肺炎大部分患者症状轻微或无症状,出现更多一开始未被发现的病例并不令人惊讶,疫情初始情况还有很多未知。目前已有许多针对不同动物对新冠肺炎病毒易感性的研究,包括其是否可感染新冠肺炎病毒以及是否可传播病毒。(总台记者 朱赫)

责编:赵宽

新冠病毒从哪儿来?美国政客:管它哪儿来,反正就赖中国!

新冠病毒从哪儿来?美国政客:管它哪儿来,反正就赖中国!

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对人类健康和世界经济带来巨大挑战。面对这种全新病毒的溯源问题,世界卫生组织、中国、法国等各方都在进行科学的研究。相比之下,美国一些政客却是无视科学、利用疫情极尽政治操作,在病毒溯源上抹黑中国。

国际社会:新冠病毒的流行可能早于中国的发现

中国作为首先发现新冠病毒并报告世卫组织的国家,目前正在开展一系列针对该病毒动物来源的研究。

在法国,当地时间5月3日,巴黎附近塞纳-圣但尼省两所医院的重症科负责人伊夫·科昂教授在参加法国商业调频电视台一档直播节目时透露,他们对去年12月到今年1月感染肺炎的病人重新进行了新冠病毒的核酸检测,结果有一例去年12月27日住院的病人检测结果呈阳性。这一病例与中国缺乏关联,并且在发病前没有临近旅行史。

根据医院方面在医学期刊《国际抗菌剂杂志》上刊登的相关论文,这名43岁的男子出生在阿尔及利亚,在法国居住多年,是一名鱼贩,最近一次旅行是2019年8月前往阿尔及利亚。

这名病患的确诊使得法国境内出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时间比官方通报的2020年1月24日提前了近一个月。医院团队表示,目前还无法确认这名病患到底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感染新冠病毒,因此也无法确认这名男子是否为法国境内第一个感染新冠肺炎的患者。科昂教授呼吁法国其他地区的医院也对去年冬季以来的不明肺炎患者样本进行回顾性检测。

△ 资料图  伊夫·科昂教授参加电视节目 图自法国BFMTV

对于法国的新发现,世卫组织发言人克里斯蒂安·林德梅尔5日在瑞士日内瓦举行的发布会上表示,世卫组织鼓励各国对近期保存的一些不明原因肺炎病例样本进行重新检测,“新发现给了我们关于所有方面的全新图景。当然,如果所有国家能对近期,甚至是去年11月、12月的不明原因肺炎病例重新进行新冠病毒检测,那就太好了。”

除法国外,美国研究人员也有新发现。加州圣克拉拉县日前的最新检测报告显示,早在2月6日当地就有人死于新冠肺炎,这比美国政府公布的首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出现时间提前了20多天。圣克拉拉县行政长官杰弗里·史密斯表示,这表明新冠病毒早在1月、甚至更早就已经开始在加州传播。

△ 资料图 美国加州圣克拉拉县卫生部门发布新冠肺炎疫情相关信息 图自Santa Clara County Public Health

美国新冠病毒传播的疑点

实际上,新冠病毒在美国的传播有着很多疑点。

首先,新冠病毒是何时开始在美国出现的?除了美国加州圣克拉拉县的案例之外,新泽西州贝尔维尔市长迈克尔·梅勒姆日前也表示,自己在2019年11月就已感染新冠病毒。检测结果也显示,他已拥有新冠病毒抗体。梅勒姆认为,此前美国许多重症流感很可能就是新冠病毒感染引发的。

△ 美国新泽西州贝尔维尔市长迈克尔·梅勒姆 图自NJ Advance Media

还有,对于美国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包括美国民众在内,也是有很多疑问和调查诉求。今年3月,有网民在白宫请愿网站上发帖,要求美国政府公布去年7月关闭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的真正原因,以澄清该实验室是否是新冠病毒的研究单位,以及是否存在病毒泄漏问题。美国媒体曾刊文称,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德特里克堡是“美国政府最黑暗的实验中心”。多年来,它一直是中情局隐秘的化学实验和精神控制实验基地。而且,德特里克堡基地被关闭后不久,美国便出现一连串肺炎或类似肺炎病例。有关部门将其归咎于“电子烟”,但科学家们指出,电子烟无法解释其症状和病情。

△ 美国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 图自Military.com”新闻

美政客:咬住中国才能洗白自己

不难看出,一方面国际社会对于病毒并非来源于人工合成有着广泛共识。另一方面,在美国新冠肺炎疫情传播情况亟需调查的情况下,一些美国政客却罔顾事实、信口开河地抹黑中国。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再一次污蔑称,所谓“有大量证据显示(病毒)就是来自武汉实验室”。

为什么在拿不出任何证据的情况下,美国政客仍肆无忌惮地抹黑中国?对此,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国际锐评》一针见血地指出:美方一些政客毫无依据地对中国发动污名化攻击,却对国际社会提出的合理质疑装聋作哑,这绝不是真正想搞清病毒源头的应有态度。贼喊捉贼的把戏,令世人越来越相信,美国自身的疫情防控疑点重重,根本禁不起国际调查,唯一的手法就是反咬一口,把水搅浑。

责编:李晓航

科学与理性才是抗疫“特效药”

科学与理性才是抗疫“特效药”

美国政府首席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奇日前在接受美国《国家地理》采访时再度反驳“新冠病毒源自中国实验室”的阴谋论,认为病毒首先是自然进化,然后越界到人类,他也不接受病毒从实验室“意外逃脱”的说法。

在白宫和国务卿蓬佩奥四处兜售“中国起源论”的大背景下,福奇顶住压力,坚守一个科学家的本分,不唯上,只唯科学与理性,难能可贵,值得敬佩。

这不是福奇首次反驳这种污名式阴谋论,4月中旬他也对媒体表达了类似的观点。而且,持此观点的并非福奇一人,美国众多医疗卫生领域的专家和实验室也都旗帜鲜明反对病毒人造论,连美国情报部门近日也发布报告力挺科学界这一广泛共识。这充分说明,在美国一些人把疫情政治化的喧嚣中,科学与理性依然是人心所向,是人间正道。

医治病患要讲科学,防控疫情要讲科学,病毒溯源要讲科学,这都是常识问题。然而,一段时间以来,一些美西方政客和别有用心的人士变身“科学家”“医学专家”,各种“土法”“土方”轮番上马,抵触保持社交距离、公共场合戴口罩这种简单易行的防控做法,甚至出现注射消毒剂清除体内病毒之类荒唐提议。种种荒诞无稽的做法把科学与理性这一个根本原则抛到九霄云外,种种荒腔走板的论调干扰了全球抗疫大局。

更令人不齿的是,一些政客故意在病毒起源问题上翻云覆雨,一再宣扬“病毒中国实验室造”之类谬论,诋毁中国,为自己抗疫不力“甩锅”。科学技术是老老实实的学问,来不得半点虚假。专业的事应当让专业人士去做。病毒溯源要靠科学家们靠科学手段去探寻,其他人士,哪怕地位再高,也不能越俎代庖。面对病毒溯源问题,一些政客“代入感”太强,“入戏”太深,到头来只会沦为世界笑柄。

历史回望,科学与理性是推动人类进步的巨大动力,让人类文明摆脱了中世纪的种种桎梏走向大发展、大繁荣。无数科学先驱以科学与理性为旗帜,以保持独立性和批判性为准则,追求真理和开启民智。在人类同各种疾病灾难的伟大斗争中,每一场重大流行病都给人类留下宝贵经验和教训,而拥抱科学与理性是其必由之道。

众所周知,新冠是一种新出现的传染性强且尚无特效药的疾病,对其治疗与防控,我们只能依靠科学。实际上,自疫情发生以来,全球科学家都在想方设法、紧锣密鼓地探究其奥秘,寻找防治手段,探寻其起源与传播路径,逐步摸清了病毒的一些“脾气”,发现了一些有效药。尽管至今没发现特效药,疫苗研制尚在进行之中,但有一点是肯定的:科学与理性才是真正的“特效药”,任何把疫情污名化、政治化的言行,都是全人类团结抗疫的绊脚石。

日前美国新泽西州一位市长新冠病毒抗体检测结果呈阳性,他相信自己是去年11月感染新冠病毒的。若这一案例成立,将把病毒起源时间推得更早、起源地更加复杂。对此,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这样回应:这背后究竟是什么原因,需要科学家去探索和研究。

蓬佩奥称有“大量证据”表明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外交部驳斥

蓬佩奥称有“大量证据”表明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外交部驳斥

5月6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主持例行记者会。

有记者提问,当地时间5月3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采访时称有“大量证据”(enormous evidence)表明,新冠病毒来自武汉的实验室。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蓬佩奥先生最近是说了很多的话,他说有‘enormous evidence’,then show us。我看到有报道说,世卫组织的负责人说,美方迄今没有向世卫组织展现出任何证据,而且最新的报道好像美方高官在证据方面又改口了。”华春莹指出,病毒溯源众说纷纭,但是国际社会的广泛共识就是,溯源问题是非常严肃科学的问题,必须要以事实和科学为依据,由科学家和医学专家去研究。

她表示,迄今,几乎所有的顶尖科学家,包括美国国内的顶尖科学家和疾控领域的专家,都认为新冠病毒自然起源,而不是人为的制造,也不存在任何所谓实验室泄漏的可能和证据。“蓬佩奥先生反复地讲,但他就拿不出证据来,因为根本就没有。所以我想,这个问题应该交给科学家和医控专家去回答,而不是由政客出于国内政治的需要继续撒谎。这出甩锅大戏已经严重剧透了,再演下去没有意思。奉劝美国国内的这些人千万不要入戏太深,国际社会看得是非常清楚的。”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董鑫

责编:赵宽

万搏体育官方网站-对医护人员开展测试可大大降低病毒传播

万搏体育官方网站-对医护人员开展测试可大大降低病毒传播

对医护人员开展测试可大大降低病毒传播

科技日报北京4月27日电 (记者刘霞)据英国帝国理工学院网站近日报道,英国科学家近日发布报告称,他们使用数学模型分析了一些策略对控制新冠病毒传播的效果,结果表明,对医护人员和其他高危人群(不管他们是否出现症状)每周开展一次PCR筛查,将使他们对新冠肺炎疫情传播的贡献降低25%—33%。

因长期接触患者和同事,医护人员面临极大的感染风险。该报告指出,医护人员新冠肺炎病例占所有报告病例的19%。

最新研究认为,在抑制新冠病毒传播方面,针对普通人群广泛开展PCR测试所起的作用,不太可能超过仅根据症状跟踪密切接触者和隔离所起的作用。在这方面,针对高风险人群(例如医疗保健和护理院工作人员)开展检测最有用。

该报告由帝国理工学院MRC全球传染病分析中心WHO传染病建模合作中心与伦敦卫生和热带医学学院疫苗中心合作发布。报告作者尼古拉斯·格拉斯利教授解释说:“英国政府和其他政府面临巨大的压力,需要针对新冠肺炎疫情开展‘测试、测试、测试’。测试对于监视疫情和封城的有效性至关重要,但它在防止病毒在社区传播方面的作用可能有限。”

另一位报告作者玛嘉·庞斯·萨洛特博士补充说:“随着国家检测能力的提高,制定一种可更大程度降低病毒传播率的检测策略至关重要。我们的研究表明,定期对医护人员开展检测(如一周一次),如果能迅速提供检测结果(在咽拭后不到24小时内),则可将其对病毒传播的贡献率至少降低25%。”

责任编辑:房家梁

��测结果(在咽拭后不到24小时内),则可将其对病毒传播的贡献率至少降低25%。”

【编辑:房家梁】

万搏平台官网-借疫情污名化中国,是无知,还是另有所图?

万搏平台官网-借疫情污名化中国,是无知,还是另有所图?

美国一些政客企图将疫情政治化、标签化、污名化——

是无知,还是另有所图?

■黄惠康

当下,美国新冠肺炎疫情告急,确诊病例快速增长,成为目前全球确诊病例最多的国家,也是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面对空前危机,美国政府备受诟病。恰逢大选年,美国共和、民主两党政治内斗空前激烈。为转移视线、推卸责任、转嫁矛盾,美国一些政客接连抛出所谓“中国起源论”“中国责任论”“中国赔偿论”等荒谬论调,企图将疫情政治化、标签化、污名化。美国共和党参议员全国委员会还发出内部备忘录,建议本党候选人通过“积极攻击中国”来应对新冠疫情危机。更有甚者,有人开始炮制针对中国的所谓“索赔诉讼”。分析新冠疫情暴发短短几个月以来,美国一些政客所作所为的轨迹,不难看出,污名化中国的种种言论,是美国政客别有用心的政治操弄。从1月中国首遭新冠疫情冲击时,美国就有人幸灾乐祸地公然宣称疫情“有助于”制造业加速回流美国,到2月疫情在美暴发时美国政府坚称“病毒不久将神奇般消失”,到3月美国疫情告急时一些政客纷纷将新冠病毒诬称为“中国病毒”以此来“甩锅”推责,再到4月宣布“暂停资助世界卫生组织”的肆意妄为,凸显了一些美国政客的自私和信口开河。揭示污名化中国言论出笼的特定背景和政治目的,有助于公众更好地理解“中国病毒”炮制者的真实用意和这些谬论的本质。完全可以说,美国一些政客近来密集的污名化和“甩锅”行为,是有组织、有计划的行为。对内,在大选年因应国内政治斗争的需要;对外,企图嫁祸于人,遏制中国在应对新冠疫情国际合作方面的影响力,进而遏制中国的快速发展。国际舆论普遍认为,美国少数政客把矛头对准中国和世卫组织是试图寻找“替罪羊”,以转移民众对美国政府未能迅速采取行动、阻止疫情在美国蔓延的关注。事实上,关于疾病或新型病毒的命名,世界卫生组织有明确、统一适用的法律原则,各国均应严格遵守。任何将新冠病毒与特定国家或地区挂钩或连接的言行,不是无知触法,就是别有用心,有违法理。基于对历史上疾病命名经验教训的深刻反思,世界卫生组织与世界动物卫生组织和联合国粮农组织于2015年共同制定了《病毒命名最佳实践原则》,明确规定在疾病名称中应避免使用地理方位、人名、动物或食物种群,涉及文化、人口、工业或职业和可煽动过度恐慌的术语。世卫组织进一步指出,近年出现了若干新型人类传染病,使用“猪流感”和“中东呼吸综合征”等名称因对某些群体或者经济部门造成的污名化而产生了意想不到的负面影响,“疾病命名对直接受到影响的人们至关重要。我们看到有些疾病名称引起了人们对特定宗教或者民族社区成员的强烈反应,对旅行、商业和贸易带来了不合理障碍,并触发了对食用动物的不必要宰杀。这对人们的生活和生计可能带来严重后果”。而新的病毒命名原则的核心就是要避免病毒或疾病命名的污名化。的确,历史上曾有过以国名或地名冠名疾病的实例,如西班牙流感、日本脑炎等。但这些命名是当时落后时代的产物,已被证明是不科学的、有害的。例如,1918年至1919年杀死数千万人的大瘟疫被称为“西班牙流感”就是不恰当的,对公众产生了误导。当时,疾病的源头并没有确定在哪里,而“西班牙流感”的名字让西班牙人感到莫大的羞辱。直至今日,西班牙人仍在反复澄清,“‘西班牙流感’并不是西班牙的错”。正是病毒和疾病命名的高度社会敏感性和人类对疾病命名问题法律认知水平的提升,催生了2015年世卫组织新的病毒命名原则,它代表了人类文明的进步发展和法律规则的与时俱进。鼓吹“中国病毒论”的政客们不妨先补补历史课。根据2015年病毒命名原则和世界公共卫生的实践,世卫组织于2020年2月11日宣布,2020年开始全球流行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被正式命名为COVID-19。对此,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明确表示,为新疾病命名很重要,它可以防止人们使用其他不准确或带有污名化的名字,“我们想要一个不影射任何地理位置、动物、个人或群体的名字”。世卫组织卫生紧急项目负责人迈克尔·瑞安也指出,一直以来我们传递的信息很清晰,病毒没有国界,不区分种族肤色和财富,“2009年(H1N1)流感大流行始于北美,但我们没有把它称作‘北美流感’。当遇到其他病毒时,我们采用同样的命名方式,避免同地域联系”。世卫组织对新冠病毒的命名,完全符合世卫组织病毒命名原则和世界公共卫生实践,科学、合法,因而被国际社会普遍接受。既然世卫组织对新型病毒或疾病有明确的命名原则,那为什么一些西方政客仍要执意在病毒名称上污名化中国?是孤陋寡闻还是另有所图?鉴于世卫组织病毒命名准则是各国代表共同参与制定的,作为世卫组织成员国的美国不可能不知晓,因而唯一合乎逻辑的解释就是另有所图。(作者系联合国国际法委员会委员、武汉大学国际法研究所特聘教授)

责编:俞镜淇

万搏平台官网-北京28家医疗机构向个人提供新冠病毒核酸检测

万搏平台官网-北京28家医疗机构向个人提供新冠病毒核酸检测

4月15日,在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市卫生健康委新闻发言人高小俊说,加强常态化疫情防控工作,促进复工复产秩序全面恢复,确保公众健康安全,经审核,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已经在官方网站和官方微信“健康北京”上公布了北京市第一批面向团体和个人提供新冠病毒核酸检测的46家机构名单,比2月初的17家检测机构增加了29家。

北京博奥医学检验所等28家医疗机构面向团体和个人提供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等17家疾控机构和海关总署(北京)国际旅行卫生保健中心面向团体提供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如有检测需求的部门、单位和个人,可通过网络查询并提前预约。

在确保生物安全和检验检测质量的前提下,北京市鼓励和支持更多医疗卫生机构和检验检测机构开展新冠病毒核酸检测,有关检测机构相关变化情况将及时更新,请关注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官网动态。(记者 贾晓宏)

责编:陈亚楠

万搏体育平台app下载-美国科学家:新冠病毒来源于大自然,并非来自实验室

万搏体育平台app下载-美国科学家:新冠病毒来源于大自然,并非来自实验室

美国科学家日前进行的一项关于新冠病毒最新研究显示,这种导致全球大流行的病毒是自然产生的。

根据科学杂志《自然医学》发表的证据分析表明,新冠病毒“不是在实验室中构建的,也不是有目的性的人为操控的病毒”。

杜兰大学医学院教授罗伯特·加里是该论文的作者之一,他认为目前阴谋论在网络上风行,非常有必要利用整个团队的力量来探究这种新型冠状病毒的起源。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所长弗朗西斯·柯林斯也支持这篇文章的论点,他在个人博客上称,这项研究证明新冠病毒来源于大自然,信服力很高。

研究人员发现,新冠病毒并不具有“之前使用的病毒主干结构”,因此并非人类创造,可能是一种在蝙蝠体内发现的病毒和另一种穿山甲携带的病毒结合发展而成。

新冠病毒与在蝙蝠中发现的冠状病毒有96%的类似性,正是4%的变异解释了为何它有如此高的传染性。

加里对美国广播公司新闻说:“我们从对其他冠状病毒的研究中得知,病毒能够获得这种变异,然后它们会变得更具致病性。这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这种病毒如此容易传播并导致了目前的大流行。”

加里称,表面蛋白的突变可能是触发这次大流行的原因,但是在积累到目前情况之前,这种病毒的较弱版本已经在人群中传播了数年,甚至几十年。

同时,尽管许多人认为该病毒起源于中国武汉的一个海鲜市场,但加里说这同样也是一个错误观点。 “我们的分析以及其他一些分析都指向了比那更早的起源。武汉那里肯定有一些病例,但绝不是该病毒的源头。”(记者 刘骁骞)

责编:秦雅楠